论“呦呦鹿鸣,独食青蒿”之争

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,虽说举国欢庆,但也是有一些反对的声音。科研团队中有人指责屠呦呦,不够淡泊名利,抢占了属于团队的荣誉。此所谓,哟哟鹿鸣,独食青蒿。

很想反问那些诘难者,你们就淡泊名利吗?如果是,也就无需为诺贝尔医学奖的归属争辩不休了。现代的知识产权体系,目的就是激励个人创新。因此,屠呦呦选择争取属于自己的名与利,本就无可厚非。

当然,众所周知,屠呦呦也一再强调,青蒿素治疗疟疾研究的成果不是个人的功劳,而是该项计划全体科学家智慧的结晶。但是,诺贝尔奖明文规定,只授予有卓越贡献的个人。

毫无疑问,任何一个重大的突破,都很难是个人独立的杰作。当年WatsonCrick发现了DNA双螺旋结构,实际上是从Franklin拍摄到的DNA晶体X衍射照片得到启发。然而,这朵科学玫瑰却因过度辐射,不到四十岁就罹患卵巢癌凋谢了。虽然Franklin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,但她的卓越贡献依然为世人铭记。

说到底,诺贝尔奖是一种认可,但是也不是对于科学成果唯一的衡量标准。中国人的诺贝尔奖情结,实际上彰显了我们急切地想要获得世界认同的心态。既然有心要融入国际学术研究的领域,就应该尊重国际的准则,比如诺贝尔奖只颁发给个人的惯例。

我依然记得,在高中的时候,课本上就有中国人发明合成结晶牛胰岛素的光辉历史。这是诺贝尔奖级别的发明,却因整个团队坚持的“集体主义”而选择了放弃。如今,光阴荏苒,岁月变迁,五十载漫长的等待难道依然没有洗涤我们的固执?我们难道依然要顽固地坚持所谓的集体主义,再一次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吗?

个人与集体,本不该存在割裂与矛盾,而是相生发展、水乳交融。理解并会利用团队力量的个人,才能取得卓越的成就;而充分尊重个人合理诉求的集体,才会是真正有凝聚力与向心性的团队。

我们不需要用道德去绑架每一个人最真实的欲望,而应该通过客观公开的评价来衡量个体在团队中的贡献,产生出核心人物,代表集体去领取荣誉。这,就是实至名归。然而,人人都想成为抛头露面的那一个,因此就有了诸多的矛盾。

中国人有一个致命的弱点,就是害怕摊开来讲。也许是担心欲望的冲撞非常刺眼,也许是害怕暴露了自己的贡献还配不上野心的尴尬。其实,人的合理诉求是应当被得到尊重的,只要分配机制公平正义。

然而,很多人都是心中的欲望暗流汹涌,却又羞于把它放在阳光底下。于是就演化成了所谓的和谐社会,即使有一块蛋糕,为了防止被人独吞,统统都视而不见,我没有的你也不许有。想要去拥有的人就成了众矢之的,这绝对不是真正的集体主义,而是狭隘的自私自利却又竭尽全力地粉饰太平。

有人又觉得,屠呦呦的性格不够随和,不适合代表整个团队。但客观的说,性格执拗不是评判科研贡献的尺标。也许,性格执拗、不善交际已经使得她在其他方面付出了代价——她多次落选院士,按照科研贡献来说,这是不可思议的结局。

在选择团队代表的议题上,我们不应掺杂个人的情绪,也不应该要求每一位科学家都八面玲珑左右逢源。懂得把自己包装的八面玲珑的人,有能力让自己活得很滋润。而真正值得被保护的,是真实的人格与创新的源动力。


作者:陶鋆

学校:中山大学

专业:公共卫生学院 13级预防医学